欣龙控股控制权生变,原大股东反悔拟提前解除表决权委托

  主营非织造材料生产和销售的欣龙控股正卷入一场公司控股权的斗争。

  8月10日晚间,欣龙控股发布公告,公司于8月7日收到股东海南筑华的通知,海南筑华已于当天向深圳国际仲裁院提交相关仲裁申请,请求解除此前与嘉兴天堂硅谷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

  欣龙控股一季报显示,嘉兴天堂硅谷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24%;海南筑华是公司第二大股东,目前持股比例为8.45%。

  去年12月欣龙控股公告披露,海南筑华与嘉兴天堂硅谷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一系列股权变更及表决权委托完成后,天堂硅谷拥有欣龙控股9.24%的股权,以及来自海南筑华所委托的8.45%股权表决权,合计拥有上市公司17.7%的表决权。嘉兴天堂硅谷正式入主成为欣龙控股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王林江、李国祥。

  至于为何又要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公告显示,海南筑华通知称其与公司控股股东嘉兴天堂硅谷因履行《表决权委托协议》义务及其他相关事宜发生争议,不过未透露争议的具体内容。

  据此前披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该委托期限为该协议生效之日起2年,如果2年之内公司未能完成一次非公开发行需再延长1年,而且上述表决权委托是“不可撤销的全权授权”。如今距离生效日一年时间还不到,海南筑华却突然计划提前解除或将影响公司控股权的稳定,这也让市场一片哗然。

  翻查数据欣龙控股历史财务数据可以发现,此前欣龙控股的主营业务已经停滞多年并连亏了数年。

  欣龙控股在2017年到2019年实现营收分别为6.32亿元、7.43亿元、7.3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544万元、-1.13亿元、482万元,而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6875万元、-1.11万元、-3834万元。

  在天堂硅谷入主后,欣龙控股在管理上都展现了不少新气象。

  2020年1月起,欣龙控股原管理层也开始大换血,董事长兼总裁郭开铸、董事会秘书潘英等高管均已经离开原先岗位。同时,天堂硅谷何向东被推举为公司董事会董事长,郭开铸被推举为公司董事会联席董事长。

  蓝鲸财经注意到,不久前,欣龙控股给董事长“涨薪”近16倍引起市场热议。而事实上,原来董事长兼任总裁,董事长职务没有单独发薪酬,只发了津贴。因此津贴的由每月0.6万元提高至年薪120万元,乍一看幅度达15.67倍。而财报显示原董事长、现联席董事长郭开铸2019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53.55万元,真实涨幅并没有太夸张。

  除了调整了高层的津贴方案,公司还并制定了一系列激励机制。

  公司称拟对2020年绩效考核奖进行特例处理,单独制定2020年绩效考核奖发放方案。具体来看,公司拟提取2020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5%~10%,作为公司的绩效考核奖,用于公司参与管理的董事长、联席董事长、高管团队、核心管理人员及职能部门的绩效考核奖励,总额不超过2000万元。

  在天堂硅谷入主之前,欣龙控股自2015年以来已两次更换实控人,期间曾推动由主营业务原有的无纺布延伸至医药板块,但收效甚微。

  原实控人郭开铸因违反《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六条关于“收购人最近3年有严重的证券市场失信行为,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规定,对其担任欣龙控股实控人的行为被海南监管局责令整改。

  为了配合整改,2016年5月,张哲军对海南永昌和增资5300万元取得其控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6.57%股权,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张哲军入主后,欣龙控股于2016年正式启动向大健康、大医疗,不过医药板块业务仍处于营运初期,整体处于亏损状态。

  今年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外口罩、防护服、湿巾等医疗和卫生防护用品市场需求激增,也因此欣龙控股的业绩出现大幅增长,股价也从去年年底4元左右最高涨至14.95元。

  欣龙控股最新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上半年盈利1.4亿元至1.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亏损656.4万元同比增长2232.85% -2994.58 %。

  海南筑华在公司经营不佳业绩停滞时交出控制权,如今公司一片向好的情况下,突然提出反悔表决权委托,这种违反契约精神的做法实在令人唏嘘,短期来看或将对欣龙控股公司治理上产生不小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