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从“造房子”向“造健康”转型

      本报记者 张敏

      重新创业的王石,将投资瞄向了健康领域,欲实现从“造房子”向“造健康”的转型。

      近日,王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还要创业”,并透露已经开启了重新创业,成立了一个风险投资机构并投了一个治疗肝病的药。王石表示:“乙肝这个病在工业发达国家已经是罕见病,但是在中国这还是一个非常大的群体。如何结合以色列科学家的头脑,结合中国的一批海归研究人员、医生、科学家。他们的团队力量,再结合中国的市场来做,这对于我完全是一个非常全新的尝试。”

      2019年12月25日,王石作为深圳华大基因(行情300676,诊股)集团联席董事长,在巴勒斯坦南部城市伯利恒的圣诞教堂中心广场,为其在大健康领域投资的项目之一——海德实验室揭牌。

      据记者了解,该项目的参与方还包括北京东方高圣旗下的东方略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后者是一家专注于肿瘤创新药的临床开发和商业化、为满足临床需求提供解决方案的生物制药企业。东方高圣&东方略创始人陈明键表示,要借力全世界的“最强大脑”走出一条不同于常规的创新药研发之道。

      “我们通过海德计划邀请了世界各地,来自美国、以色列的犹太科学家,希望把全世界最强大脑和中国数量较大的疾病结合起来,用数据和AI这两条腿,走一条新路,致力于最高效、快速地找到治愈乙肝的办法。”陈明键介绍说。

      利用AI+大数据降低新药投资风险

      众所周知,创新药研发面临三座大山——长周期、重投入、风险高,这让国内众多药企都望而却步。所以对于众多投资人来说,投创新药往往从临床三期开始,因为这个阶段的投资失败概率较低。据了解,海德计划致力于颠覆传统的创新药物研发模式,通过借助全球最智慧的大脑、AI及大数据等辅助研发平台,将大大降低投资的成本和风险。

      据了解,“海德计划”是为推动中以基因工程项目落地而推出的一项重磅举措。“HAID”(“海德”)即HBV+AI+Data,寓意利用人类基因、肠道菌群基因等数据(Data),运用人工智能AI(ArtificialIntelligence)高效快速地找到治愈乙肝(HBV)的办法。

      “以前是商业诉求、仪器设备更新换代,到CRO、从管理成本的角度提升效率,而现在确实已经实现了通过数据、人工智能做第三次效率升级的时代。医药工业‘AI+’时代,最终达到的目标是通过人工智能能够更快制造出更多的超级终端药,满足更多的目前尚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晶泰科技创始人温书豪介绍道。

      “从AI技术方面,希望能够找到新的靶点和新的母核分子。希望能够建立全新、高效的评价体系,这将是我们整个研发过程中的加速器,再结合目前已有的CRO资源,充分利用全球临床资源,能够达到共同治愈的目标。”东方高圣实验室负责人刘飞孟表示。

      除了借助AI的力量外,基因检测也将扮演重要的角色。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早前就表示,华大基因将负责为中以基因工程中心提供基因库大数据支持,在相关基因测序上,以最快的速度和最低的成本,全力保证中以基因工程中心的基因组学验证。

      据记者了解,2019年6月份,经王石牵线搭桥,北京东方高圣旗下的东方略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略”)联合青岛市政府、深圳华大基因共同发起成立中以基因工程中心,旨在借力以色列在生物医药、生命健康领域全球领先的科学家(“最强大脑”),运用“智库+基金+企业孵化”的全新投资运营模式,向中国特色大病发起进攻,力图打造生物医药界的“贝尔实验室”,以科学的突破带动商业上的成功。

      目标指向乙肝

      由于遗传背景、饮食习惯等因素影响,我国与西方国家不同疾病的发病率存在明显差异,“在临床需求这块,中国尚有大量的未解决的临床需求”。地坛医院副院长、亚太肝病联盟理事长成军介绍,中国有一些与其它国家不同的常见发病癌种:中国的HBV(乙肝)发病率远高于欧美,而欧美的肝癌很少是由HBV(乙肝)引起的,但恶性黑色素瘤、口咽癌、霍奇金淋巴癌却在欧美流行,在中国鲜少人发病。

      基于以上背景,海德计划作为推动成立中以基因工程中心而采取的一项行动,将目标对准了中国特色疾病中的肝病,更确切的说,是乙肝病。

      “乙肝是全球范围的严峻问题,不仅会引起肝炎,也会诱发肝硬化和纤维化。目前常用药是核苷和干扰素,覆盖在中国医保体系中,不过,这两类药物都不能彻底清除病毒,只是将病毒在体内的活性抑制住,病毒本身还将长期在体内存在。但很多乙肝携带者的并发症并未纳入医保。此外,目前的诊疗手段不能阻止肝硬化和纤维化。在中国除了HBV还有HCC(肝癌),这些问题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所以我们有这样的海德计划。”成军介绍到。

      “基于这样的问题或者药物的现状,我们后面药物研发的目标,就不能只是停留在抑制病毒层面上。我们要做的药物研发目标,就是能够清除病毒,或者实现功能性治愈。功能性治愈和清除病毒之间有一定的差别,但是给病人带来的获益方面是非常类似的,已经接近于清除病毒。能达到这样的目标,这个药物做出来才更有价值。”成军认为。

  (编辑 白宝玉)